thePinkAmaris

写文太难了谁能教教我
*背景是狂老师同款

青迢_KAYLA:

量子跳转,宇宙如蛋糕般分层。

八个AU八个世界,翻开这本书,走进万变宇宙中不变的交叉点。

——好兆头合志一宣

                                                              

🐍基本信息

本名:The Book

C  P:Crowley/Aziraphale(无差)

分级:全年龄

开本:B5,分为精装平装两版

字数:14w

特典:《人间观察报》,《加百列推荐读物》,明信片一套

内容:🐍👼在各个平行宇宙中甜甜的恋爱

首发:CP25-DAY2

 

渠道:扫码加群876323934

(所有包括购买链接的一手信息都会更新在群内,进群人数也可以给我们预售起数调作用)

ps.还可以进群勾搭老师们!

 

🦄Staff

文手: @樵 , @薛定泽 , @thePinkAmaris , @Darkloud , @弗 , @悲剧狂者 , @漠北⭕️ , @烛渐失控💥 

插图: @速水 , @每天都是散乔日 , @受菌菌菌菌 , @须尽欢麻雀舌尖 , @Heder , @帅比的页纸桑 , @PlotinusPoe , @猫右 

特典: @ajune_Liang ,  @粉红泡泡制造机💅

主催: @弗 

副催:青迢, @躺在路德维希旁边的江十三 , @素臣 

校对:青迢

封面: @一颗包治百病的胡萝卜 

特典封面: @速水 

排版: @田木木田 

报纸策划: @拉曼查领主之仆 

                                                              
————————————————————

最后感谢百忙之中抽出空来看到这里的你❤

六千年绝美爱情辗转各种世界 买一本相当于得n本!

青迢_KAYLA:

量子跳转,宇宙如蛋糕般分层。

八个AU八个世界,翻开这本书,走进万变宇宙中不变的交叉点。

——好兆头合志<The Book>一宣

                                                              

🐍基本信息

本名:The Book

C  P:Crowley/Aziraphale(无差)

分级:全年龄

开本:B5,分为精装平装两版

字数:14w

特典:《人间观察报》,《加百列推荐读物》,明信片一套

内容:在各个平行宇宙中甜甜的恋爱

首发:CP25-DAY2

 

渠道:扫码加群876323934

(所有包括购买链接的一手信息都会更新在群内,进群人数也可以给我们预售起数调作用)

ps.还可以进群勾搭老师们!

 

🦄Staff

主笔: @樵 , @薛定泽 , @thePinkAmaris , @Darkloud , @弗 , @悲剧狂者 , @漠北⭕️ , @烛渐失控💥 

插图: @速水 , @每天都是散乔日 , @受菌菌菌菌 , @须尽欢麻雀舌尖 , @Heder , @帅比的页纸桑 , @PlotinusPoe , @猫右 

特典: @ajune_Liang , @邵北 

主催: @弗 

副催:青迢, @躺在路德维希旁边的江十三 , @素臣 

校对:青迢

封面: @一颗包治百病的胡萝卜 

特典封面: @速水 

排版: @田木木田 

报纸策划: @拉曼查领主之仆 


                                                              

最后感谢百忙之中抽出空来看到这里的你❤

【云次方】【阿云嘎x郑云龙】边缘 pvvp (上)

  • *前后有意义 是嘎龙

  • *下半章是🚗 我得找个好办法发出来

  • 我爱晰哥但是对不起了他又得打个酱油

   没有人知道杀/手是个杀/手,他看起来温柔而又缱绻,眼里总是怀着一汪春水,于是他们只以为他是个男/宠。

   “只有最没有骨气的男人才会承/欢于男人身下。”他们这么议论他。

   郑云龙不介意这样的鄙夷,他甚至可以笑着看那些西装革履的男人把他的名字和各种代表下/流的词画上等号。他的身体上有着那些杂种根本想不到的伤痕:突破二十个人的包围圈时在腰侧留下的枪伤——还好只是从腰侧擦过,不然他的肠子肯定会破一个洞;和另个杀手生/死决/斗时候的在肩膀上留下的刀伤,他还记得那次他是为了保护一个女人,开价很合理,这个血流的值得;胸口的这道划痕是一个自以为是的日本极道想要处决他,但他们的刀估计只够割手指的,下一秒钟刀/尖就没入那个日本人的眼球里了。那群人不知道,只是因为阿云嘎该死的占有欲从来不允许郑云龙的一寸皮肤暴露在别人眼前。对,现在他的雇佣者是阿云嘎,西西里的王。阿云嘎喜欢抚摸他的伤痕,那些凸起的比肤色浅一些的皮肤,透着不一样的纹理,好像也更敏/感些,郑云龙总是会在他的手下轻颤,发出婉转的呻吟,让阿云嘎想到大提琴。

   这样的雇佣关系怎么会变成肉体乃至于情感的关系,他们彼此都不是很能说出缘由。

   这必须从几年前说起,那时郑云龙还不属于阿云嘎,阿云嘎也不是现在这个权势滔天的教父。那时的西西里岛属于另一个男人——他姓王。王先生原来也不叫王先生,他们叫他王晰——晰哥,如果更亲切点。郑云龙帮他做事,他倒是更像是那种隐士高手,有任务就做,没任务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给王先生处理了他前路所有的障碍,赌场里不肯付分成的老板第二天被发现气绝在自己家里,对老大不敬的小喽啰的尸/体几周后在垃圾场被发现,商业对手的尸/体——不,应该说是尸/块——被装在黑色塑料袋里沉到河底。

   郑云龙很擅长他的工作。

   于是王先生向上爬的路很顺利。

   但王先生的野心并没把他往上托,反倒是往下拽了。这股力量蒙着羊皮,悄悄接近了他。

   在晰哥变成王先生后,他开始想要更多,郑云龙过于出色的业务能力让他的集团显得有些空洞,散乱的各帮派并入的成员,心怀异心。郑云龙一个人撑起的屋顶有些摇摇欲坠。

   然后另一个名字开始传播——阿云嘎。异乡人在西西里总是得不到尊重,但他却有那个人格魅力让那一帮兄弟对他死心塌地。

   郑云龙第一次见他是在一次晚宴上,阿云嘎本没资格获得邀请的资格,但是王先生想探探这个后生的底细,于是他遣人给他送上了邀请函。阿云嘎那时穿了一身黑色西装,白色衬衣和丝质的深蓝色领带。他手里捏着那张烫金的浅色邀请函,把它亮给门童,然后他扣上自己西装的最下一颗扣子,跟着引路的服务生走进了大厅。

   他独自一人倚在酒桌旁,他绝对不是这场宴会的主角,所有人都在找机会插进王先生身边,最次给自己女儿找一个好姻缘,于是他就从侍者的托盘上拿下一杯又一杯香槟,盯着酒杯低的气泡冒上来,然后再一口一口地喝掉。郑云龙也不喜欢这样的宴会,他不喜欢喧闹和奉承,还有聚光灯和人们的注意力。王先生向大家介绍他是说他是大功臣,于是他就被冠上了年少有为的高帽子,他冷着面孔打发了几个上来敬酒的人,把自己隐在繁复的罗马式立柱的背面。阿云嘎不知怎的发现了他,相似的灵魂不自觉地靠拢,就像月球命中注定会被地球吸引,阿云嘎向他举了举酒杯,然后一饮而尽。

   郑云龙总是想起这次初见,就算他最后日日夜夜都能看到阿云嘎的脸,他还是觉得那时的阿云嘎惊艳了他的记忆。那时他脸上除了岁月和阅历带给他的沉稳,还有着锐利的锋芒,那样的光芒就像用手掌遮蔽火焰,指尖的缝隙之间还是能够透露出光芒——这样的光从眼睛里射出来。

   “我姓陈。“阿云嘎这么告诉别人,但是郑云龙能够分辨得出他名字的语言,或许是某种古老的语言,音节集中在一起组成了他的名字,很响亮。后来他告诉郑云龙,这个名字应该是阿云嘎,是闪电的意思——划破乌云的闪电。

   王先生的欲/望水涨船高,他开始派人去搜索郑云龙的亲人。一切的掌权者达到自己权利的顶峰都会开始担心自己的陨落,他开始多疑,他必须掌握郑云龙,不仅仅是雇佣的关系,他要比这关系更加紧密。

   但在这个时候郑云龙和阿云嘎走到了一起。


【云次方】【阿云嘎/郑云龙】【夜色人生】 CHAPTER 1

  • *斜杠无意义

  • *本文中的各种名称与现实生活中完全无关

  • *本文台上演的那部剧夜色之城的的确确是有那么一本小说的,如果大家感兴趣可以去读,但他并不是剧本所以本文所有念白和剧情都是作者这个人根据原文自己编的,实在是很粗略我向各位和原作者John Rechy先生道歉(鞠躬

  • *ooc属于我 十一年神仙友谊属于他们

CHAPTER 1

      郑云龙把脚搁在化妆台上,绑上自己马丁靴的鞋带,阿云嘎帮他理着丝质衬衫的领子。衬衫是那种宫廷风的样式,领口是交叉的缎带,他一弯腰就能露出整个结实的胸膛。此时没有人有心思欣赏这样的春光,场外的广播已经响了第二遍,戏还有三分钟开场。

      夜色之城是阿云嘎精挑细选的剧本,他们这个剧团全是男人,自然演不了那种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夜色之城大胆、出格、刺激、带着划破规则的棱角。阿云嘎喜欢这样的棱角。他们在团里进行了很不走心的投票,全票通过。

      其实选什么剧不重要,重要的是拥有能够往返国内外的机会。但是阿云嘎就是很执着,来观剧的人的门票根本不是他们的主要收入,这个价钱甚至比不上整个舞台布景的钱,但是他还是仔细挑选剧本,带着整个团排练。

      不是说他们业务能力不过关,整个团都是实打实的科班出身,但他们这群人聚起来的目的,本就不是为了戏剧。

      阿云嘎是剧团的主心骨,他最年长,在做这事儿之前他啥事都干一点——只要能赚钱。最凶恶的场子里总能赚到最狠的钱,他在赌/场做过庄,给黑帮开过车,但他的的确确是个戏剧学院的毕业生。

      说起来他能读完戏剧学院都是个奇迹,业内有一句话“学戏的成就都是钱堆出来的”,这话不假,阿云嘎家境清寒,一个草原的孩子跑到北京实属不易,他靠着打三份工勤工俭学读完了大学四年。但毕业即失业,他在死亡线周围转了一圈以后,干起了走私生意。

      阿云嘎身上一直有那么一股狠劲,大学时候是这样,他一天只睡四个小时只是为了有能够看完老师布置的所有书,当时身边的同学都是在网上查个梗概应付老师,走上社会了他还是揣着这股狠劲,枪/口对着脑门他连眼睛都不眨。他说他做走/私只是为了不再过刀口舔血的生活,实际吧,还得算上能演戏。

      戏剧总是很像高档爱好,就像是奢侈品和红酒,留给少数人孤芳自赏。阿云嘎进不去那个所谓的圈子,于是他自己开辟了自己的圈子,他的剧团虽说是把演戏当作副业,但还是打出了自己的名声。

      郑云龙没有类似的烦恼,他本就生在文艺世家,是个大少爷。他和阿云嘎是大学同学兼室友,四年同窗加六年打拼,这两人已经认识了十年。

      阿云嘎总是把事情和郑云龙说,所以郑云龙对他的职业了解的很清楚,他不像其他人,对阿云嘎评头论足,让他去找份“正经工作”,他只是暗暗的在心里担心着阿云嘎的人身安全。不过他也试着阻止阿云嘎做一些危险的事,阿云嘎偶尔会听取他的意见,只是在他提出自己可以借钱给他或者是帮他找面试机会的时候,他被严肃地拒绝了。阿云嘎有着自己的骄傲,不容染指。

      阿云嘎说起自己要建一个剧团的时候郑云龙是第一个入伙的,他已经是个小有名气的演员,在毕业之后也接了几部制作精良的戏剧,他爱惜自己的羽毛,得了几个小奖,但不抛头露面,不像其他人气演员那样去上各种综艺节目、去演电影和电视剧。他并不缺钱,他自己赚的钱就能养活自己,更别提殷实的家底,“我只是想赚点快钱。”他这样回应阿云嘎的疑问,“主要是为了保护你。”这半句话被他吞咽回了肚子了,在心里默默念了。

      他们是情侣,这是挑明了的关系,剧团里的人都知道,观众那边虽然没说,但还是能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两个人的火花。在建立这个剧团的时候确定的关系,那时阿云嘎结束了到处漂泊的生活,不再有生命威胁,郑云龙也刚结束手头上的戏,两个人被命运再次牵到了一起,那次的晚餐本是用来商谈剧团的相关事宜,但不知怎的两人互述心事,最后倒是牵起了手。

      “大龙哥!你准备好了吗!要开场了!”黄子弘凡在幕布边喊着,郑云龙拍拍自己的靴子,把脚从化妆台上放下,他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又理了理自己的刘海。阿云嘎把话筒从他的头后方绕上来,用胶带贴在他的脸侧,郑云龙顺势抓住他的手,握在手心里。阿云嘎用另一只手捧着郑云龙的脸,在他唇上落下浅浅的一吻,郑云龙的手抚上对方的后颈,试图加深这个吻,但被阿云嘎挣扎开了,“别把口红蹭花了。”郑云龙满不在乎地笑了笑,他们每次演出前都会这样,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郑云龙从侧边上了台,他躺倒在道具沙发上,周围的灯暗了下去,一束光打在他身上,他仰着头沐浴在灯光下:

      “孩子,我该把你送向哪里?又该如何把你送过去——”灯光一下子全灭了,悠扬的钢琴声响起,郑云龙帮着黄子弘凡把沙发推到侧边舞台。

      “于我而言美国的的确确是个奢/靡的夜色之城,时代广场的灯光,好莱坞的喧哗,从戏剧到摇滚,再到一/夜/情和深夜空无一人的房间。但这一切,应该从El Paso说起,我的一切的关于夜色之城的旅行,都以这里为起点。“音乐声戛然而至,灯光又一次亮起,郑云龙站在舞台的正中央,这一幕是他的独角戏,他将会讲述自己在遇见后面故事中的那些感情纠葛之前的情况,阿云嘎并不需要担心郑云龙,这一幕的台词是他俩相拥着在床上一起背的,他相信爱人一定会记忆深刻,于是他带着他的一次性手机,走向剧院的储藏室。

      储藏室里摆着大大小小的箱子,这是他们剧团的硬件设施,实际夜色之城的布景并不需要这么多器械,剩余的空间当然是用来装货品的。作为小有名气的剧团,他们在过海/关时有些微妙的特权,箱子都是双层的,上层的的确确是器材和服装,但下层另有玄机,夹层上了特殊的涂料,能够避免X光的检测,然后就只需要阿云嘎上前和工作人员寒暄几句,谈谈自己的剧和剧团,他们就能顺利过关。

      阿云嘎简单地检查了货物,在一次性手机上给买家发送了交货时间——本场结束后——然后再绕回了后台。

      台上的郑云龙迎着光弹着吉他歌唱,剧场里只有他的歌声回荡,阿云嘎一时有些恍惚,他又想到了十年前,郑云龙也是这样抱着吉他,坐在寝室门外的窗台上,他那时或许还只是初学,弹几个和弦就得低头看看品柱,然后继续闭着眼睛弹奏,阳光撒在他的脸上,北京的太阳总是带着寒冷中穿越而来的几丝暖意。郑云龙那时还有点瘦弱,没留现在的半长发,像个小男孩。

      这样想起来,已经十年了。他也没想过自己会和同寝室的这个男孩谈恋爱,但是事情就是这么发生了。就像是夜色之城的男主角猛然在好莱坞街头撞见了自己的真爱,他们也猛的撞进了对方的心里。


【风河】【Keanu Reeves x River Phoenix】Love Lives

*Keanu Reeves/River Phoenix 前后有意义

*没有固定分章,我想写我的某些灵光一现直到我灵感枯竭 积累几千字发一次

*来和我念:这就是纪实文学!

      River Phoenix并没有死,这件事说来话长,当然不是说Keanu Reeves那些怀念的话,诸如“Where is my Juliet”此类的言论都是假的,如果偏要下一个结论,应当是半真半假。Keanu当时真的以为自己失去了River,他因为崩溃错过了葬礼,去纪念仪式的时候他花了仅剩的所有理智克制住自己不哭出声来。但当River在葬礼之后又出现在面前的时候,比起在他脸上打一拳出气,Keanu更想把他揉进自己的怀里。

      River对于自己死而复生的经历总是含糊地描述,Keanu固执地认为这是上帝的奇迹。

      “所以你没有吸毒过量?”Keanu颤抖着触摸着River的手,他担心这是他思念成疾幻成的幻觉,但他感受到了温度,烫手的体温,这样的体温或许大多来自他的幻想,但面前这个人是真实的。

      “对,应该说这不是我的‘主要死因’。”金发男人对此有些漫不经心,对于”死亡“他总是怀着这样的态度,不论是在经历死亡之前,还是之后。

      Keanu张张嘴,然后又合上,他本想继续追问下去,但是死亡又怎么会是好受的事呢,与其再让爱人回忆起那样痛苦的经历,不如珍惜现在手心的温度。

      Keanu是个有天赋的演员,这不仅表现在他拿的奖和超高的票房上,还表现在他每一次说起River Phoenix的时候,他眼中流露出的伤痛仿佛是真的失去了这个挚爱。只有一次他犯了错,“ where is RIver going”他这么说,事后他和他“已死的挚爱”一起坐在电视机前面回看这个采访。

      “你知道你应该用was吗?”River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歪着脑袋问他,他的头发一直没剪,此时已经到了肩膀,顺着他的动作往下倾泻。

      “我还不是很熟练,关于这件事。”

      “你是指伪造我的死亡吗,你最好现在开始想好台词。”他用手撑着自己的下巴,眼里闪着光,“不如我来帮你写吧。”

      “我的挚友River是个伟大的艺术家,这个怎样?是不是特别官方!”他还真说到做到拿起了记号笔写在了茶几上的餐巾纸上。

      Keanu紧挨着River坐,他从River手上接过笔,划掉那个Friend,在旁边写上一个Lover,“你是挚爱,不是挚友。”

      媒体曲解他为不愿接受爱人的离去,实际上他的爱人从来没有离去过,或许就那么一瞬间,其余的时间他都宅在洛杉矶的豪宅里,把玩着他珍藏的吉他。

      Keanu喜欢这样的感觉,不仅仅是River Phoenix死而复生的这个秘密只被他自己知晓,还有他的爱人现在严格意义上说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于是他只属于他一个人。

      Keanu从不觉得自己能够束缚住River,他觉得River就像他的姓一样,涅槃重生,没有人能折断他的翅膀把他禁锢在自己的身边,死亡曾经尝试这么做过,但它失败了。他们之间的感情从来不是束缚凤凰的桎梏,但现在River就像被他金屋藏娇了一样,他自私地享受着他所有的温柔。

      前几年River很少出门,毕竟他那时还是当红小生,走在路上若是被人发现,肯定会造成轰动,他不想看到“某时某刻某地出现一个与已故的River Phoenix长相相差无几的人”,虽然大多数人都不会联想到死而复生,但这样的热度会让他的伪装很难实现。不过几年后就没有这么拘谨了,这个时代没有记忆,像他这样“英年早逝”的演员总是只能被怀念那么几年,更别提还背负着“吸毒过量”这样不光彩的死因。River并不在意别人对他的议论,他把已故的River Phoenix和他自己抽离开来——当作两个不同的人。事实上他和Keanu提起过改名字这件事,毕竟他已经不再拥有护照和身份证一类的东西了,他可以随自己的心意改名。

      第一天他说他要叫自己Mike,这是他在我私人的爱荷华里饰演的角色的名字,也是他和Keanu相爱时候他叫他的名字。于是Keanu乖乖的叫了,但是像“Ri——Mike”这样的情况还是时常发生。

      第二天他又说想要叫Jude,这是他曾经的中间名,他还很喜欢Beatles的那首歌。Keanu又不情不愿地改口,“Fine,Jude,向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他这么对爱人说。

      第三天时他又回头爱上了Aleka,这是他最喜欢的诗人也是他乐队的名字。Keanu很不乐意,但是还是逃不过River——现在应该叫Aleka——的温柔攻势。他不引以为耻,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抵挡得住这个金发美人躺在你的怀里在你耳边湿漉漉地重复他想叫的新名字,于是Keanu开始改口叫他Aleka。

      第四天时他又不喜欢Aleka这个名字了,他躺在木制地板上,左腿搁在右腿膝盖上,问正在擦机车的Keanu:“你觉得我应该再改个名字吗?”Keanu头也没回地拒绝了,并且强制他改回原名。这回温柔攻势也没用了,Keanu黑着脸拒绝了River的撒娇还有性/爱时带着哭腔的请求。

      现在River已经可以放心出门了,甚至在星巴克里店员问他的名字他还会贴心地帮他们拼写,没有人认得出他来。对此他还是有些黯然神伤,于是他会偶尔做一些出格的事,比如去图书馆借自己的传记——当然是用Keanu的账号,柜员帮他借书的时候会仔细打量封面和他的脸,然后一脸疑惑地目送River走出图书馆。不过甚至宇宙巨星Keanu Reeves也总是被人当路过的老大爷,River对此宽慰了很多。他的传记里偶尔会提到Keanu,比如说某个采访里他说再也不要和男人拍床/戏了,River在某次性/爱时候提到过这个采访,事实上他也不记得自己听过Keanu说过这样的话,但他还是在他们接吻的时候找了个喘气儿的空档问了。

      “是因为我吗?”也没个前言后语,River就这么含糊地问了。

      这的确不是个好时机,鉴于两人都衣衫半解,但Keanu格外认真地捧起River的脸:“你很特殊——unique——没有人能取代你。“

      好吧,River Phoenix总是被这样不合时宜的认真所俘获。


【云次方】御龙

8好意思脑洞占梗

我肯定会写的!!!

我是龙 郑云龙这么对阿云嘎说

对啊你是大龙啊 阿云嘎不解

我真的是龙

好吧 阿云嘎在看到郑云龙布满晶莹鳞片的皮肤时终于理解了这句话的真实含义


【他人即地狱】【徐文祖x尹钟宇】【祖宗】最完美的作品

Chapter 1 初见

*史上产出最快作品

*ooc属于我 角色永远属于演员编剧导演们

*题目大概还会改,我实在是不会取文章名字

*私心加了师生,虽然第一章看不出来但是我向大家保证以后一定会超劲爆

    

    尹钟宇坐在偌大的讲演厅里,盯着面前笔记本电脑里的文档看,讲台上的男人一身白色衬衫,刚刚切换了一张幻灯片,讲到了人体构造。

    这个教授据说是颇负盛名的外科医生,大学为了请来他据说花了一番功夫,宣传也特别卖力,尹钟宇望了望坐满了人的讲演厅,发出无声的感叹。虽说来的人里有一半都是听说教授长相俊美闻声而来的迷妹,但是其余的人大抵都是为了追求知识而来,这在他们这所全国排不上号的大学里属实难得。

    但尹钟宇不是这两者中的任何一种,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而来,或许是消磨时间,但他现在面对着跳动的输入光标,脑海中一片空白。

    他正在写犯/罪小说,文学系的同学总是会尝试创作,但犯/罪小说总在鄙视链的最底端,“不就是杀/人加破案吗,没有技术含量。”他的同学们这样说。但他相信犯/罪是一种艺术,鲜/血和刀/尖共奏的交响曲。他的凶/手是个偏执狂,连书架上的书都要码得整整齐齐,不能偏移一毫米。这样的人会怎么杀/人,他是会用最严谨的方法计算刀/尖插入的角度,还是解放天性任由血/液泼溅全身?尹钟宇有些纠结,于是他的文档停留在了第一千五百个字——刚写完开头。

    讲台上的男人好像讲完了这张幻灯片,他停下来转向台下的学生们:“同学们有什么问题吗?关于我刚才讲的。”

    尹钟宇像是突然从梦中惊醒,他猛的抬头撞进教授深邃如同静海的眼睛里,他怔怔地看了半秒钟,然后有些尴尬地转头看向那张幻灯片。幻灯片上是人体,具体到了血管和神经,他盯着看了几秒钟,然后在尴尬的死寂中举起了手。

    “这位同学,你请说。“教授早就注意到了这个和他对视的男生,他很明显就没有在听,他在做什么小动作在台上看得一清二楚,他挑了挑眉,倒要看看他能问出什么问题来。

    “呃呃呃……徐教授您好。”尹钟宇眯着眼睛盯着讲台上摆着的牌子才看到了这个教授的名字——徐文祖。

    “我没什么其他问题,就是想问问,外科医生如果杀/人,会选择哪种方法?“

    周围人的眼里流露出诧异,但台上的教授扯出一抹微妙的笑容:“哦?为什么你会这么问?”尹钟宇问出了这句话以后才发现自己的问题问得诡异,他挠了挠头:“是我在写的犯/罪小说,我想听听专业人士的意见。”

    教授的笑容更加明媚了,他忽略了台下学生的小声议论:“犯/罪小说吗?我也很喜欢。我也有听说过据说是外科医生犯案的完美犯/罪,比如开/膛手杰克,比如黑色大丽花,但我觉得真实的外科医生或许不会选择这样明显抓人眼球的犯案方式吧,如果平时都是在救人的话,这样的方式未免有些违背信仰。“他直勾勾地盯着台下的学生,好像是想把他的皮/肉剥下好好打量内里,他悄悄吞了一口口水,握紧了手里的遥控器。

    尹钟宇感到心跳加速,他能在手腕的血管上感觉到自己逐渐加快的脉搏的跳动,他的思绪跟随着徐文祖的言语流动,讲到案件时他眼前一片血/腥,只觉得眼前白色背景的幻灯片都带着血色的重影。他并没有感知到徐文祖对他赤裸的火热的欲/望,他只沉溺在这片血色之中。

    “当然这只是我的见解,小说创作还是作者的主观愿望,只希望你能用作参考。这位同学,你还有问题吗?”徐文祖还是那副风度翩翩的样子,仿佛刚刚回答别人杀人方法的人不是自己。

    “同学……同学!”

    尹钟宇这才回过神来,他摇摇头,然后低头坐下。

    讲座的余下时间尹钟宇都浑浑噩噩的,他脑袋里嗡嗡嗡的响,思绪乱成一团浆糊。他只记得在大家都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他也站起来了,在把电脑放进书包时手没拿稳,电脑磕在了桌面上发出巨大的声响。一瞬间全厅的人都停下手里的动作看向他,但他却抬头望到了教授的眼底,徐文祖的嘴边带着那丝玩味的微笑,让他觉得有那么些被窥伺内心的诡异。

    那样的眼神不像是狩猎,倒有点看到同类的惺惺相惜。尹钟宇来不及细想,抱着电脑有些笨拙地走出讲演厅。

    命运把两条线缠绕在了一起。


【GO】【Satan x Crowley】【这真的是一个生贺啊】

给 @悲剧狂者 的迟到的生贺

大致思路就是:Satan和Crowley化解矛盾的美妙故事

含有一点点对原文的曲解所以我向盖曼和特里请罪

顺便祸害Hastur

生日快乐

听说今天会梦到死去的人

那你可以出现在我梦里吗

我真的很想看看你

你一定很幸福吧

我一直很爱你

【好兆头】地狱头牌

是在群里的又一个口嗨产物


地狱女支院


头牌儿哈斯塔

你值得拥有

我被lof搞怕了那么我们评论区见

同时感谢 @每天都是散乔日 乔哥画的超级无敌好看的哈斯塔 我猫猫痛哭

我问天问大地我到底写了啥违规内容啊